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百姓传奇 > 兄弟遗情 正文

兄弟遗情

2017年12月08日20:33:23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1.奇怪的死亡全国刚解放,东北某县公安局。这天一大早,丁磊就接到报警电话:喂,丁局长吗?快来吧,俺们这儿发现了一个死人电话

1. 奇怪的死亡

全国刚解放,东北某县公安局。这天一大早,丁磊就接到报警电话:“喂,丁局长吗?快来吧,俺们这儿发现了一个死人……”

电话挂了。对方没说是谁,也没说是哪儿。不过,这也难不住当过解放军侦察连长的丁磊,他把电话打到电话局,很快得知电话是从刘家铺子村打来的。

丁磊乍一听到这个名字,眼前猛地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:风雪连天,一个青年人衣着单薄,弓腰曲背趟着厚厚的积雪向前走……

青年人便是丁磊。那是在中国军阀混战时期,丁磊从兵营逃出来,也不知道在风雪里走了多久,随身带着的那点干粮早没了。那时的他饥寒交迫,如果还找不到人家,他就会饿死在冰天雪地里。

丁磊是南方人,第一次来东北,不知道这里的冬天这么冷。这次逃出来是因为团长为了筹集军饷,下令枪杀了十几个无辜的老百姓,他看不下去也看透了:当今中国军阀纷争、割地为王,没有哪一个军阀肯为百姓着想。他便连夜逃出兵营,让自己陷入了如今的困境……

丁磊当然记得“刘家铺子”,不光因为这里有和他志同道合的救命恩人,还因为这里有一座很奇怪的山头,这座山头海拔不是很高,却是半山腰往下季节分明,再向上竟是终年冰雪不化,还有许多冰坑雪沟隐藏在积雪之下,等待着吞噬生命。当年丁磊的救命恩人就是被这些隐藏在冰雪之下的雪沟吞掉的。丁磊很快带着法医和两个警员赶到了“刘家铺子”,在村部找到了给他打电话的人。那是一个老羊倌,他在山上放羊时,羊跑到山上面啃雪吃,掉进了雪沟,他舍不得那只又肥又大的羊,明知道找不回来了,还是小心翼翼地趴在雪沟边上向下看了一眼。这一看却是大出他的意外,他竟看到了那只羊!这怎么可能?那些雪沟、冰坑都是深不见底的,不管是人是畜,只要掉下去就不见踪影,必死无疑的。那只羊在积雪下面冲他“咩咩”地叫,老羊倌伸出手抓住了羊犄角,却是怎么也拉不上来。老羊倌看到羊踩在了实地上,于是跳进了雪坑里,费了很大劲把羊推了上来,自己正要爬上来时,脚绊到什么东西上,就扒开积雪看了看。这一看,吓得他一声怪叫爬出雪坑,那是个死人,也不知道死了多久。老羊倌急忙赶到村部报警,村长看他着急,就帮他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,两人一着急都忘了说地点。丁磊和村长、老羊倌立刻赶到发现死人的地方,那是一个雪坑,死人全身都埋在积雪里,旁边是羊和老羊倌掉下去弄出的雪洞。丁磊觉得有些奇怪:从老羊倌陷出的雪洞来看,雪坑真的不深,老羊倌六十多岁了,掉下去都能自己爬上来。丁磊从死人黑亮的头发上推断,死者年纪应该不大,这么浅的雪坑怎么会爬不上来,生生冻死在里面呢?好在雪坑不深,两个警员很快清空了积雪,这下,雪坑和死人全都暴露了出来。雪坑也就一人多深,就是半大孩子掉下去也能爬上来;面积不到两平方米的样子,坑底是实底,根本陷不住人。丁磊猜测死者应该是在掉进雪坑之前就已经死了,然后被人扔进去的,那就是谋杀啊。如果死者不是被人谋杀,一个年轻人想要死在这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自杀。可这也太奇怪了!一个年轻人竟把自己活活冻死了!当法医和警员们把死人从雪坑里抬出来,丁磊看到年轻人暴露在阳光下栩栩如生的面容时,他猛地呆住了,泪水夺眶而出,多年前的那个难解之谜终于解开了。

“是他!我的好兄弟!你真的把自己活活冻死了!”丁磊突然大喊起来,并把死人紧紧抱在怀里,好像要用自己的体温唤醒早已冻僵而死的年轻人。

2. 怪异的年轻人

还是那一年,就在丁磊饥寒交迫命悬一线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个茅草屋,尽管它已被大雪掩埋了一半,但它门前清出的雪道,还是让丁磊看到了生的希望。当丁磊跌跌撞撞走到茅草屋门前时,已冻饿得抬不起手臂敲门了,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向门板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,丁磊醒了,发现自己已躺在山民家里,只是这个山民太穷了,穷到狭小的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连他身下的床都是用茅草堆起来的。一个衣着单薄的年轻人坐在圆木墩上看着丁磊。丁磊知道是这个年轻人救了他,他看着年轻人感到特别亲切,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,他不假思索地把自己的名字、来历一股脑说了。年轻人听得眼含泪花,却是什么也没有说,端来一只盛着两个地瓜的破碗。丁磊早饿坏了,抢过破碗,一通狼吞虎咽,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才想起问年轻人吃没吃过,可是,地瓜没了,他也给噎得喘不上气。

年轻人忙递给丁磊一只军用水壶,丁磊喝完才指着水壶问年轻人:“你是不是也当过兵?为什么不说话?”年轻人张开嘴巴,丁磊吓了一跳,年轻人嘴里已没了舌头。年轻人捡了根木棍在地上写下了一句话:“当过,杀百姓,多说话,割舌头,逃!”丁磊明白了,年轻人和他一样,都是看不惯军阀的暴虐逃出来的兵,只是年轻人比他更惨,因多说话被军阀割了舌头。

年轻人接着写道:“我,石头,18,父母没,你多大?”丁磊说,他20岁了,几年来一直想找个好部队,打垮军阀,却一直没有找到。石头听得眼泪汪汪,飞快地写着:“你是哥,咱俩找,杀军阀,救百姓!”丁磊眼含热泪地点点头。

上一篇:鳄变下一篇:猎人经
《兄弟遗情》故事地址:/c/b/26305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